对话《你是我的春天》导演周楠:“春天”不只是季节,还是一个温暖的起点


6月29日,电影《你是我的春天》全球首映礼在武汉举行,影片于7月1日全国上映。


该电影由中国电影家协会指导,陈道明任总监制,黄渤任监制,张宏任总制片人,周楠、张弛、田羽生、董越、饶晓志执导,周冬雨、尹昉、宋小宝、潘斌龙、王景春、赵今麦、黄超、杨斯、黄晓明、宋佳、张航诚等共同出演。


上映首日,九派新闻与周楠导演畅谈,其聊到了特殊时期下的爱情,聊到了逆流而上的男孩。“爱让人成熟,甚至变得伟大,在这个过程中,影片也从爱情片过度到更宏大、更广阔的爱。”


他告诉九派新闻,武汉人民很热情,在拍摄过程中,围观群众不仅很配合,还问需不需要帮忙,“那种被宠溺的感觉简直太幸福了。”他在采风时,一对母女和他说,“你一定要把武汉拍得美美的”,这让他看到了武汉人民坚韧的品质和对美好事物的向往。


周楠导演还聊到了他对武汉的印象,那一座“凶”而浪漫的城市。


对话周楠导演


【1】从爱一个人到爱一座城


九派新闻:你是什么时候收到拍摄《你是我的春天》的邀请的?

周楠:我应该是这几个导演里最晚接到邀约的,我记得很清楚,是2021年1月16号,他们说有个和疫情相关的影片要拍摄,你要不要拍。

我那个时候很纠结,因为我上一部电影票房并不是很理想,而且我的孩子刚出生十几天。但是我心里还是想拍,因为2020年疫情发生的时候,我在国外拍电影,我觉得我好像错过了什么,所以我很想去了解这一段时光。

我问了我的太太,她很支持我,于是,在孩子还没满月的时候,我就来武汉采风了。


九派新闻:这部影片中你的主线是爱情,为什么想去讲一个爱情故事?

周楠:爱情这个故事,其实是整个影片里面的一个破题,这个影片从爱情故事开始。但故事要从一个主流观众最容易理解的视角开始讲,对我来说其实挺难的,因为在疫情的大环境下讲爱情,看起来很投机,也会有人觉得我们在消费疫情。

在创作的过程中,剧本也是改了很多版本,但随着不断创作,不断修改,我终于理解了我要讲什么。


九派新闻:是什么样的契机?

周楠:开机前的那个晚上,也就是元宵节,我们去武汉火车站找最后一个场景,就是男主角来到武汉,他看到大家都在离开,但是他来了的那个场景。那天我们站在武汉站的出站通道,通道空荡荡的,我还和制片人开玩笑,说我们的预算不够,得请多少人才能填满这里。

就在我们快要离开的时候,忽然间听到列车进站的声音,广播说几号列车已经进站,忽然间出站口就被人填满了,你能看到每个出站通道都在出人,有很多年轻的大学生、打工人。

出站口有测温仪,他会把人脸框出来,然后在上面写一个温度,36.4度,36.1度,36.5度,虽然都戴着口罩,但每个人的脸都有温度。虽然这已经是疫情发生后一年的事情,但那一幕我很是震撼。

我回去之后就把剧情改了,让男主留了下来。因为一个男人的爱,他一定不是自私的、小众的,他爱这个女孩,爱她的家庭,爱她的城市,爱让人成熟,甚至变得伟大,这是一个男人的成长。在这个过程中,影片也从爱情片过度到更宏大、更广阔的爱。



九派新闻:当初是怎么确定周冬雨和尹昉这两位演员的?

周楠: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也试过很多不同的版本,想着怎么才能更真实,更打动人,周冬雨和这个故事里的角色是很贴合的。

尹昉的话,我就一直想找一个男孩儿,他既有在上海的精致和充满未来的感觉,又需要他诚恳、诚挚,有一种永不放弃的坚定感。我搜索了很多演员,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尹昉,也非常感谢他们义无反顾投入到这个角色中来。


九派新闻:为什么落点在上海和武汉的一对异地恋情侣身上?

周楠:李之仪有首诗,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”在中国,年轻人的选择里都有这样一个二元论,故乡还是远方?

于这个故事而言,武汉是原点,是故乡。远方我想写一个挨着海的城市,一个代表很多年轻人梦想的地方,所以选择了上海。地理上来说,上海来到武汉,是逆流而上。你会觉得,在这个艰难的时刻,会有人离开,但也会有人逆流而上。


【2】保留武汉人的从容和积极


九派新闻:这次的影片和以往的影片相比,你觉得挑战性在哪里?

周楠:除了在这个艰难时刻去讲儿女情长显得不合时宜之外,还有一个就是在设定上,男女主几乎没有同框。没有同框你怎么互动?他们怎么去相爱?

但随着我们对武汉那段时间的了解,我们对这座城市越来越尊重。最终我选择了非常克制、讲究的方式去拍摄,我们把所有的障碍变成了体验。演员去表达他的情绪的时候,要透过一层护目镜、一层口罩、一层面屏,隔着三层东西,他只能通过眼睛、台词,通过所有微表情去传达。我们不想让观众觉得演员多么会演,而是想传达那时候的平凡而真实的大众的状态。


九派新闻:你在采风的时候是怎么去了解那段时间的现状的?

周楠:我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。我刚来的时候,用尽所有时间去和人交流,路上遇到的人、带我们的司机、酒店大堂经理,我都去了解,我知道短时间内我肯定了解得远远不够,但想尽可能去了解。

有一次我和司机聊闲,说实话那个时候我没有很用心,我问,疫情开始的时候你害怕吗?他说不是害怕,然后他停了很久,说是恐惧,他说他家里那个时候也有人离世了。他说得轻描淡写,但仿佛一个拳头打在我身上,我突然意识到,死亡离我这么近吗?苦难离我这么近吗?所以后来我很用心去弥补。

我记得有一次,下雨了,我路过一个小小的花市,就进去看了看。我拿着相机在那里拍照,取景。期间有一个妈妈带着小女孩抱着一个花圈走了过来,那个妈妈问我你拍照干嘛。我说我要拍一个有关疫情的电影,记录一下。然后那个妈妈很乐观地和我说,那你一定要把武汉拍得美美的。小女孩也说,谢谢叔叔。

那一刻我觉得,这才是武汉人,他们经历了寒冬,在越过寒冬之后,不是去抱怨去宣泄,而是希望别人看到他们最美好的一面。或许有人会觉得我的故事不那么真实,但我想说,我想保留武汉人的从容和积极,我要对得起那对母女。



九派新闻:你觉得影片名字《你是我的春天》中的“春天”是指什么?

周楠:现在已经夏天了,这个片名感觉有点不合时宜。但是我觉得“春天”这个词特别好。我们都知道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我觉得春天是一切的开始,我特别希望我们拍摄疫情,能给观众一个提示,那就是从今天开始,算作我们春天的第一天,让我们重新开始,去规划我们的未来。

再一个就是关于温度,我在武汉拍片的时候其实非常冷,每天都下雨。而前一年,武汉人民也在寒冬中经历了一个艰难的时刻。我们之前常说,等天气热了,疫情也许就结束了。那个冬天大家都在盼望温暖。

最后你会发现,这个温暖不是来自太阳,而是来源于每个支援、关心武汉的人。疫情真的怕温度,但不是地球公转造成的温度,而是民族抱团取暖的温度。


九派新闻:在武汉的拍摄顺利吗?

周楠:很顺利,武汉人民很热情。我记得有一场我们在桥上的戏,围观的群众都很配合,还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,那种被宠溺的感觉简直太幸福了。



【3】一座“凶”而浪漫的城市


九派新闻:你之前来过武汉吗?对武汉的印象如何?

周楠:我第一次来武汉的时候13岁,那时候对武汉的理解是黄鹤楼,是诗人李白。当时是暑假,特别热,热得我想买第二天的机票回去。我那个时候觉得武汉有点凶,有点吓人。

第二次来是2016年左右,我想在武汉拍一个浪漫爱情故事。因为武汉有很多的桥,很多的水,有这个浪漫的氛围。这是我的第二印象。

经历《你是我的春天》的拍摄之后,我觉得武汉是一个又凶又浪漫的城市,是之前两种印象的结合。武汉人嘴很倔,不会去说软话,但是他会在行动上照顾你,有点江湖气。拍摄完之后我又来了好几次武汉,每次来我都觉得自己是宽待的客人,我都觉得我是自己人。


九派新闻:你觉得此时拍摄一部和疫情相关的电影的意义是什么?

周楠:我觉得最重要的意义在于,这两年,我们老是抱怨疫情怎么还没过去,但你如果回头看那段时间,你会发现,那段岁月其实是很有盼头的。我们在期待疫情过去,我们在期待出去聚餐、旅游,期待复工复产。

苦难真实存在过,不可能消失,我们需要一个回头望的勇气,去知道,现在的幸福来之不易,去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

九派新闻:想让大家记住那段岁月,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往前走?

周楠:是的,我不期待大家去讨论这部电影的票房,也不希望大家一直盯着过去不放,片子不是拿来诉苦的。这个片子是用来纪念的,在2020年的武汉,有一群人,他们用着比今天更多的勇气去生活,去奋斗,去拼搏,去抗争。

甚至这部片子变成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,对我而言都是足够的。在街头巷尾,茶余饭后,大家聊起曾经的岁月,说你去看看吧,有一部影片记录了那个时候,我觉得这就够了。


(文内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
九派新闻记者温艳丽 实习记者王

【来源:九派新闻】
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邮箱地址:jpbl@jp.jiupainews.com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