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成龙散伙后, 罗维转型拍摄恐怖片, 结果拍出了一代人的童年噩梦

1971年,嘉禾签下了李小龙,并为李小龙策划了功夫片——《唐山大兄》。

一开始,这部《唐山大兄》由吴家骧担任导演。可是在吴导的手中,影片的拍摄进度缓慢,于是嘉禾换下了吴家骧,让罗维接手了该片的导演工作。

在罗维的手中,《唐山大兄》顺利杀青,上映后还打破了当时的港片票房纪录。《唐山大兄》之后,罗维、李小龙再度联手,合作了功夫片经典《精武门》。

《唐山大兄》、《精武门》两部作品,不仅让李小龙成为了当时的港片票房霸主,同时也让导演罗维,快速在港片市场扬名。

有追求的导演,都渴望独立发展自己的电影事业,罗维自然也不例外。1975年,罗维离开了嘉禾,成立了自己的“罗维影业”,开始尝试独立发展自己的事业。

罗维影业成立之后,罗维发掘了新人演员陈港生,并为他取艺名“成龙”,还策划了大量的功夫片作品,希望能够捧红成龙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罗维在1978年,与吴思远的“思远影业”合作了《蛇形刁手》、《醉拳》两部作品。而这两部作品,也成功让成龙走上事业高峰。

《醉拳》之后,罗维又为成龙拍摄了《笑拳怪招》、《龙拳》、《一招半式闯江湖》等作品。凭借成龙的票房影响力,“罗维影业”也成为了彼时功夫片市场上的金牌厂商。

然而,进入80年代之后,“罗维影业”却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发展危机。

1980年,嘉禾花重金,挖走了成龙。随着成龙、罗维的“合作散伙”,罗维名下的“罗维影业”,快速失去了功夫片市场的票房红利。

1982年,失去了成龙的“罗维影业”,在功夫片市场步履维艰,眼看就要走向倒闭。此时,为了稳定公司的发展,罗维决定放弃功夫片的拍摄,尝试开拓新的类型片市场。

而这时的罗维,也将目光聚焦在了“恐怖片”的创作上。

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,恐怖题材的电影作品,在港片市场上悄然兴起。

许鞍华的《疯劫》,余允抗的《山狗》、《凶榜》,桂治洪的《邪》、《蛊》、《魔》,徐克的《地狱无门》,洪金宝的《鬼打鬼》、《人吓人》,都是彼时诞生的经典之作。

正是因为窥见了这一股恐怖片市场热潮,1983年时的罗维,也带领公司拍摄了一部恐怖片作品——《魔胎》。本期我们就来聊聊,罗维影业出品的这部《魔胎》

在这部《魔胎》里,罗维并没有以导演的身份,指挥电影的拍摄工作。而是坐上了监制的位子,在幕后统筹全局。

该片的导演职位,由刘鸿泉担任。早年的刘鸿泉,是一名出色的摄影师。徐克的《地狱无门》、吴宇森的《八彩林亚珍》、程小东的《生死决》,都是由刘鸿泉掌镜拍摄。

1983年,刘鸿泉通过这部《魔胎》正式坐上导演的位子,并成为了罗维手下的得力干将。80年代中后期,“罗维影业”出品的《鬼线人》、《哈林行动》、《追日》等作品,也都是由刘鸿泉执导拍摄。

这部《魔胎》顾名思义,讲述了一个“魔胎害人”的故事。

电影的一开始,沈老太太带着自己的二儿媳“淑贞”,在盂兰节庙会上闲逛。在一场拍卖会上,淑贞鬼使神差地买下了一个造型独特的花瓶。

自从买了这个花瓶之后,淑贞便对花瓶爱不释手,就连睡觉也一直抱着。

沈老太太的长子“志昌”,膝下育有两子,分别是“阿权”、“阿威”。

阿权、阿威对二婶淑贞的宝贝花瓶,充满了好奇,于是偷拿了花瓶,想要把玩一番,结果被淑贞发现,二人也遭到了一顿痛骂。

淑贞的丈夫,常年在外做生意,极少回家。这一夜,丈夫归来,却发现淑贞正在屋内,与一个怪物交合。

愤怒的丈夫冲入屋内,结果怪物化作了一个花瓶。丈夫一怒之下,摔碎了花瓶。然而没过多久,丈夫便浑身腐烂,之后跳窗而亡。

丈夫去世后没几天,淑贞也遭遇意外,坠楼身亡。沈老太太请来法师,为二儿子、二儿媳料理后事。

出殡当天,法师发现,淑贞的腹部快速突起,一个魔胎破体而出。为了镇压魔胎,法师布下法阵,并在淑贞的灵位上,贴上了灵符。

法师告诉沈老太太,千万不要揭动灵符,否则会为沈家带来灾祸。

一转眼,12年的光阴过去了,阿权、阿威相继长大成人,阿权还认识了女朋友juju。

这一日,适逢沈老太太70岁大寿。阿权带女朋友juju前来参加寿宴。juju在意外之中,揭下了淑贞牌位上的灵符,结果放出了被镇压的魔胎。

当夜,魔胎附身在沈家喂养的黑狗身上,还借黑狗之躯,咬伤了阿权。为了自保,阿权干掉了黑狗。

阿权的父母,将阿权送往医院,而次子阿威,也打扫了房间,并将黑狗带到野外掩埋。趁此时机,魔胎离开黑狗的躯体,附身在了阿权身上。

被魔胎附身的阿威,先后袭击了juju和家中的保姆,而阿威的父母,也频频在夜里,看到淑贞的鬼影。

为求沈家太平,沈老太太再度去找法师。法师掐指一算,得知有人破坏了封印,放出了魔胎,而且魔胎还附身在了阿威身上。

法师告诉沈老太太,只要用鹰血泼洒阿威,阿威便会和魔胎一起灰飞烟灭。老太太不忍心让自己的孙子殒命,于是法师决定开坛做法,收伏阿威体内的魔胎。

可惜,法师道行不够,斗法时被魔胎“反杀”。

魔胎借着阿威的躯体,重返沈家,大开杀戒。为了制止魔胎,沈老太太最终决定,用鹰血泼洒阿威。而故事的最后,阿威也跟随魔胎一起,魂飞魄散。

七十年代末、八十年代初,香港的经济快速发展,而在经济大潮的推涌之下,人们的物质生活压力,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新生儿的出生,给彼时的不少家庭,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。而彼时的不少港片创作者,也抓住了“婴儿恐惧”这一社会现象,将其打造成电影作品,对现实生活进行剖析、反思。

许鞍华导演的《疯劫》、余允抗导演的《凶榜》皆是如此。

在这部《魔胎》里,罗维、刘鸿泉也跟风设计了一个“婴儿恐惧”的故事。不过,与《疯劫》、《凶榜》这种剖析人性、反思生活的作品不同。

《魔胎》没有对现实生活进行过多隐喻,只是单纯地将电影聚焦在“魔胎害人”的故事表现之上,打造了一部纯粹的商业化作品。

为了照顾作品的娱乐效果,罗维、刘鸿泉也在《魔胎》中设计了不少另类的场景,试图迎合观众市场。比如,淑贞与魔物的亲热桥段,血腥暴力的斗法场景,以及最后魔胎被消灭时,阿威裂开的惊悚画面。

这些cult风满满的镜头桥段,成为了一代人挥之不去的童年噩梦。

恐怖氛围的出色营造、猎奇镜头的大胆表现,让这部《魔胎》在1983年的港片市场上,取得了不错的反响,冲上了年度票房排行榜的第32位。

《魔胎》之后,港片市场上也掀起了一股“魔物投胎,转世害人”的类型片风潮,《再世追魂》、《猛鬼食人胎》等作品,都是这股跟风热潮中的佼佼者。

1983年的这部《魔胎》,成功让罗维的“罗维影业”,在恐怖港片的票房市场之上,站稳了脚跟。80年代中后期,“罗维影业”投资拍摄了大批恐怖港片,其中不乏像《恶鬼缠身》、《僵尸少爷》、《妖怪都市》、《猛鬼旅行团》这样的作品。

1992年,罗维还将“魔胎”电影的创作理念,融入到“僵尸片”之中,与洪家班携手拍摄了《新僵尸先生》。

可惜,90年代初“僵尸片”快速走向衰落。这部《新僵尸先生》的票房受挫,让“罗维影业”元气大伤,而1993年《一刀倾城》的投资失败,更是让“罗维影业”关门大吉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