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封年度最佳的华语悬疑剧作,藏着什么杀手锏?

近几年,在台湾地区的影视剧中,犯罪题材类型尤为引人注意。

2019年的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、2020年的《谁是被害者》,以及更早期的《目击者之追凶》,都是这一类型的代表作。

无独有偶,大陆的爱奇艺在去年推出的“迷雾剧场”,用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沉默的真相》两部话题之作,收获了一众好评。

因此,今年9月上线的犯罪悬疑剧《逆局》,也颇受瞩目。

《逆局》海报

该剧由爱奇艺投资拍摄,剧本改编自大陆作家千羽之城所写的小说《追凶者》,而制作班底和演员阵容则来自台湾地区。

可以说,在国产犯罪剧领域,《逆局》是近些年来大陆和台湾地区合作最为深入的一次。

该剧在豆瓣评分高达8.7,不少网友甚至将其视为年度华语犯罪剧第一。

除了周渝民的颜值引人瞩目外,《逆局》到底还藏着什么杀手锏呢?

1

悬念迭生的犯罪故事

《逆局》在一开始,就用一段紧张刺激的“捞尸”桥段撕开了整个故事的口子。

菜鸟刑警任非不顾生命危险,从跨江大桥上纵身跳下,企图将漂浮在水面的一包尸块捞上岸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这位不幸的被害人是个女性,在其血肉模糊的尸块中,唯独头颅和下腹部不翼而飞。

而同样的分尸谋杀案,在此之前已经发生了三起。

在警方看来,这四起连环分尸案的幕后凶手,应该是个心理变态的男性。可在另一个人看来,真凶大概率是一名流过产的女性。

因为,这四名女子生前都曾怀有身孕,而且都有堕胎的打算,加上她们的下腹部全都丢失,表明凶手想要掩盖被害者子宫的秘密。

这个有着不同见地的人,便是周渝民饰演的律师梁炎东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梁炎东也曾是一名刑警,后来他对警察体系深感失望,转而成为诉讼律师,由他所辩护的案件,几乎不曾败诉。

但就在一年前,梁炎东却深陷一桩性侵谋杀案。

由于他刚好出现在案发现场,且不乏“犯罪动机”,便被警方控告入狱。

虽然梁炎东绞尽脑汁想要翻案,但由于最关键的证人突然消失,令他只能待在监狱里韬光养晦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让警方焦头烂额的连环分尸案,恰好成为梁炎东翻案的机会。

他打算和任非达成一项协定,只要警方帮他查明真相,洗清冤屈,他便帮警方破获连环分尸案。

除了这两宗案件,梁炎东和任非还曾在十二年前的一桩无差别枪击案中有过渊源。在那次枪击案中,梁炎东的女友和任非的母亲全都不幸罹难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《逆局》便通过这三桩案件的巧妙讲述,不断推动剧情。

连环分尸案的幕后真凶究竟是谁?陷害梁炎东杀人入狱的黑手又是哪位?导致两人在十二年前痛失至亲和爱人的枪击案,究竟是否是一场意外?

所有谜团看似各不相干,但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,所有孤立的事件渐渐连成一个整体,幕后黑手逐步浮出水面。

2

两重空间和多层嵌套

如果说,《逆局》中的悬念是勾起剧迷不断追剧的兴奋剂,那么编织起这些悬念的叙事手段,才是让它区别于一般犯罪悬疑剧的特色所在。

导演庄绚维和陈冠仲首先在叙事空间上下足了功夫,两位男主角梁炎东和任非,其实代表着两重不同的空间:监狱内和监狱外。

监狱内,是等级森严的牢房规矩。往上,是由副所长、主任和普通狱警组成的管理层等级;往下,则是由狱霸、狱霸的小弟和被欺凌的犯人组成的犯人等级。

《逆局》监狱人物关系图

在视觉层面上,监狱几乎不存在日夜之别。

昏暗的黄光和黑白交织的光束,让梁炎东始终处在压抑的氛围里,仿佛他随时都可能堕入正邪间的交织地带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此外,梁炎东还时刻面临着生命威胁,被波谲云诡的谋杀事件弄得深感不安。

而在监狱外,任非所处的环境与之判若两然。

他和同事们虽偶有摩擦,但几乎不存在等级压迫;调查罪案时偶有危险,但视野中充满明亮。

最关键的是,任非没有时刻被人谋杀的危险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可有趣的是,任非虽处在监狱之外,却对案件无从下手;梁炎东虽身陷囹圄,却总能洞悉案件的核心。

通过对这两重空间的层层对比,《逆局》便在紧张和松弛、黑暗和明亮、危险和周全之间来回转换,剧力也因此得到丰沛的舒张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剧集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叙事特色,便是它总能在不同案件之间形成嵌套关系。

在以往的国产犯罪悬疑剧里,大体存在两种叙事模式:

一种是连缀式探案,即让同一批侦查者,解决一件又一件棘手的案件,比如《少年包青天》和《神探狄仁杰》;

另一种则是单一案件探案,这种大多以人物性格的塑造来取胜。

而在《逆局》中,任非所调查的连环分尸案和梁炎东陷入的性侵谋杀案,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所以,每当任非或者梁炎东解决对方的某个难题时,其实都在无意间迂回解决了各自的困惑。

让多个案件相互联系、彼此嵌套的叙事手法,在这一两年的大陆犯罪剧中并不少见。

去年的《沉默的真相》便是通过严良、江阳和侯贵平这三个人物,代表着三个时空里的不同案件,但它们又彼此嵌套。

《沉默的真相》剧照

旧时空的罪案,往往是解密新时空罪案的钥匙。

不久前收官的东北题材犯罪剧《双探》,也采用了类似的叙事手法。

李慧炎和周游所调查的两桩不同的案件,通过白石舟这个人物进行了巧妙的缝合,甚至上溯到十多年前的一桩灭门惨案。

《双探》剧照

不难发现,《逆局》所采用的这一嵌套式的探案手法,比起原先单一案件的探案手法,拥有更加绵密的信息量。

当多位主人公通过不同案件进行奇妙的时空联动,剧集的悬疑质感和推理强度,便有着一加一大于二的曼妙滋味。

3

罪案周围的人

一部立意高远的犯罪电影或者剧集,其着力点往往不会止步于叙事诡计,而是在“罪案周围的人”身上花费大力气,从而展现出人性的多面棱镜,甚至窥探到人性中深不可测的暗黑之处。

乔纳森·戴米的《沉默的羔羊》,大卫·芬奇的《七宗罪》,以及美剧《绝命毒师》,皆是这一类杰作。

《绝命毒师》剧照

在台剧里面,做出这一层努力的当属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。

该剧通过两年前的一桩无差别杀人案,观照到被害者家属、施害者家属、施害者辩护律师和围观大众等各个群体的情感态度。

通过展现“罪案周围的人”各自的道德站位,该剧得出“我们与恶的距离取决于我们之间的距离”这样一个深刻的真谛。

《逆局》虽然更多属于一部本格推理型犯罪剧,在悬念铺设上花费了不少巧思,但它依然尝试叩问“罪案周围的人”的心灵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在此,观众看到了俯视罪案的警方和狱方的冷漠,平视罪案的媒体人的干涉,以及仰视罪案的犯罪凶手的无奈。

警局分局长和监狱副所长,代表着官僚体制的腐化。他们对于谁是真凶、是否被冤枉毫不在乎。

能否保住官位,才是这类尸位素餐者们的生存之道。

这便是梁炎东所说的:“绝大多数警察是想着如何抓捕坏人,可时间久了,其中的少部分人想的却是,如何制造出犯人。”

对于靠制造噱头为生的媒体人来说,案件是否可以侦破,真凶是否能被抓捕,也并不重要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剧中那位《锋周刊》的记者,为了博出名望,不惜大肆公开警方的核心案情,导致任非等人总是处于被动,甚至险些令一位女警遭遇不测。

至于那些犯下杀人罪的凶手,在剧中也并不是非黑即白。

在监狱中连续杀害多位强奸犯的田永强,以及帮凶曹万年,都不是天生的坏人。只不过经历的悲剧与司法体制的不公,才让他们选择变成这样的杀人狂魔。

《逆局》剧照

除了这些“罪案周围的人”,《逆局》还刻画了利用强大的权力满足私欲的既得利益者。

这不禁让人再次想起《沉默的真相》。剧中,那群黑心企业家为了不耻的欲望,杀害了侯贵平,将江阳的人生变成悲剧。

同样,今年上半年奈飞出品的西班牙犯罪剧《无罪之最》,也将矛头对准上层社会的权贵,揭露他们将邪恶的触手伸向女性的丑陋面孔。

这样看来,《逆局》能获得如此口碑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欢迎投稿,影评、剧评、书评、综艺观察等均可,一经选用,稿费从优。

韭菜文娱

证券时报主办文娱公众号,韭菜的心灵家园,多看,扛割!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