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专访董博睿:一个混混专业户的自我修养,我不隐藏

采访/撰文:赫希同

图片:由受访者提供


电影《扫黑·决战》凭借倔强的口碑,在五一档惊喜斩获了两亿票房。演员董博睿在片中出演警察局长魏大勇,他在正邪两大阵营的对峙中艰难游走,在狭小的缝隙里骑虎生存。董博睿将这个角色拿捏得极其精准,在有限的戏份里,把这个魏局长演得很是抓人。仿佛角色自带背后的故事,让人想要久久的凝视。

采访董博睿那天,是《扫黑》票房过一亿的时候。他戴个帽子,埋着头在咖啡厅里吃一碗面。第二天他要赶往西双版纳拍戏,我问他:“是什么角色啊?”

“唔,抢劫,黑吃黑。”他说。

这类角色,董博睿信手拈来。他出演过各种各样的混混,堪称混混专业户。他抬起头,说:“你看我,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样子,脸上写满了人生经历,气质藏不住。”


不久前他陪一个朋友见导演,导演眼光独到,打量了他一下就有了判断。

“你也是上戏的吗?是不是从小就爱打架啊?在上戏念了四年还一身混混气质,很难得啊。”

董博睿听着有些懵,“导演,这是夸人吗?”

导演说:“是,因为有你这个气质的男演员太少了,保持啊。”

他看起来混气冲天,无所顾忌。他活得很舒展,不伪装。他说:“我不藏了。”演员董博睿,是个妙人。

主编手记

妙人SHOW NO.042

1

非典型大院子弟

上个月,董博睿在社交平台感慨:“活成了自己小时候期望的样子,就挺幸福。”我问他,“你小时候期望活成什么样?”他飞快的回答:“现在这样,自由,不做不想做的事,钱够花,足够照顾家。”

他小时候对“自由”一词理解有误,自由过度,整个青春期都是胡天胡地过来的。仗着自己的几分天资,不用功也可以考出不错的成绩,干脆连作业都不写。冲刺中考100天,别人挑灯夜战,他在追《仙剑奇侠传》。运动神经发达,练跆拳道,打篮球打乒乓球,打架。

他略一回想,实在惭愧,“我小时候太混了,没见过那么混的孩子,想起来都想抽自己大嘴巴。”

他在部队大院长大,别人家的孩子比着学习,他在忙着打架。当然,也有被打。


小孩子的叛逆期,总是反应很强烈。他不让人说,越说他就越逆反。他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,母亲一个月赚八百块钱工资的时候,会送给他一千四百块的球鞋做生日礼物。母亲扛下了所有,从来没有跟他说过生活有多么困难,都是尽可能满足他,支持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回过头来看,他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。当然,不开心的事也有。但那都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过度的情绪而已。他说:“人是会选择性健忘的,不开心的事我都记不得。”

很难想象一个外表彪悍的东北爷们,有敏感的内心世界,但他的确是这样的。在他的学生时代,就是叛逆和敏感同时存在,由此催生的结果是他喜欢上了艺术。


天生爱舞台,他说:“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紧张。”人生第一次登台,是高中晚会。他特地租了一套红色西装,上去唱了一首《龙的传人》。站在台上那一刻,他只有一种感觉:今天你们都是来看我的。

他无比的享受舞台,决定以表演为终生职业。他从同学那得知有专业院校,可以参加艺考。没想到,还真给他考上了。

大院里同龄的小伙伴,有一半都上了清华北大。董博睿考到了上海戏剧学院,一流专业院校,也着实不差。谁能想到呢?那个总是让父母失望的孩子,也找到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。如今回首望从前,他很感激始终支持他的家人,他曾年少无知不懂事,但父母从来没有放弃他。

2

从《爱情公寓》开始的演艺生涯

整个学生时代,董博睿都是快乐的。毕竟那时候不用琢磨赚钱,专心搞艺术。在表演系音乐剧班,一切都比想象的容易。练舞练音乐,全是他的乐趣所在。他很擅长表演,不用费劲,也能出众。每次交作业,别人都是反复排练。他是搞被窝小品,自己躺在那想,想成什么样就能演成什么样,控制力极强,轻轻松松完成任务。

大三的时候董博睿代表上戏参加全国校园戏剧节,作品获得了金奖,因此还拿到了一等奖学金。命运有时候是会频繁眷顾一个人的,学姐娄艺潇介绍他去试一部戏,叫《爱情公寓》,顺利拿到了酒保Joe的角色。

董博睿还没出校门,就稀里糊涂的参演了当年的爆款剧。一出校门,又得到了一个出国演出的机会。当年音乐剧《西游记》全国海选,需要能唱能跳能演又能打的演员,于是符合所有要求的董博睿再一次脱颖而出,去了美国。


那是个大项目,整个剧投资几千万。要在纽约林肯文化中心演38场,排练四个月。董博睿坦承的说:“我是音乐剧出身,想去见见世面,当然我也是奔着钱去的。”

待遇着实不错,一天饭补就有80美金。哪吃得了那么多啊?剩下的买衣服买鞋,英语不够用的时候就使用表演技能,倒也没什么不便。

董博睿曾经立下一个宏伟目标,“我毕业三年后要拿影帝。”2015年,他毕业后的第三年,果然拿了一个影帝。G客盛典原创视频颁奖礼上,他获得最佳男主角奖。董博睿摸了摸头,“影帝是拿了,但是跟我的想象差得有点远,我想象的是金马啊金像什么的。”

追梦人的境遇,大多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他说:“我从来没骄傲过,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做的没多好,也没红,但是运气还行。”


他所谓的运气,是每逢山穷水尽的时候,总能转为柳暗花明。演员这个职业,并不稳定。尤其是新人演员,半年不开张,开张吃半年。日入几百万是大明星的事,跟普通演员毫无关系。新人演员,不够运气,会朝不保夕。

董博睿有过那样困顿的时候,算计着兜里的钱,感觉再有半个月没戏拍,就要经济危机了。可偏偏到那样的时候,戏就来了,有活了。每当卡里没钱的时候,他就给自己炖心灵鸡汤。默念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“我最大的特点,朋友都知道,就是我这个人盲目自信。久而久之,就发现我自信的并不盲目。自信是什么呢?我穷得叮当响,下顿饭在哪都不知道,也不慌。没慌过,慌也没用。”

他自己安慰自己,已经跌到谷底了,还会更惨吗?之后的人生遇到的都是好事啊。越说越觉得有道理,他想:“挺好挺好,我已经到谷底了,不会更惨了。”

3

第十一年

董博睿这人,看起来挺邪性的。有那么点混不吝,但他骨子里是个很正派的人。在生活中,他是那种看到有人插队就会制止的人。哪怕对方比他还高还壮,他也不怕。他尊重规则,并且维护规则。这是他和他的角色最大的反差,因为在戏里,他的行为经常不那么合法。

目前为止,董博睿最喜欢的角色是《北京往事》里的那个混混。那是文牧野、韩晗导演的网剧,董博睿出演一个八十年代从东北跑到北京的混子。那部戏是超高标准拍摄,绝对的精雕细琢。他在配音的时候看到片段,都觉得十分精彩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播出。

但是董博睿不急,这种事他有经验。《抵达之谜》曾经搁置了五年,那部由他和李现主演的电影是2015年拍的,一直到2020年才上映。太久没消息,他都忘了。忽然有一天得知要上映,才想起拍过这么一个电影。


他不避讳谈起那个时机,“因为李现红了嘛,戏还赚钱了。”那部戏他演得也是一个混混,玩世不恭野蛮生长。那种角色,在他的舒适区。对他来说,《扫黑》里的魏局长才是个挑战。

“演这个角色,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。不觉得我收着了吗?我得收着。”演坏人,尽情释放。演这个魏局长,他得在角色里缩手缩脚。窝囊,不像以往那么痛快。他说:“我希望观众看到这个角色,能感受到三个字,’难做人’就对了。”


董博睿的表演,使这个角色变得极其微妙。每当这个人物一出场,都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到底哪里不对呢?偏偏又抓不到他的把柄。但哪怕他站在一旁什么都不做,也会忍不住用余光盯着他。他那个天生的混混气质,演这个在黑白之中游走的警察,意外的契合。

这部电影是目前贪腐题材中,尺度最大的。种种原因,不得不有一些删减。董博睿印象最深的是他们有一个场景费劲巴拉拍了五天,大场面百十来人,最后一个镜头没用上。所以最终在影院看到成片,他还是挺满足的,删减过后还剩这么多,可以了。

他是很容易知足的人,知足常乐。刚入行的时候,他跟人去串戏,一天赚三四百。他那时候想,十年之后,我一天赚的钱要赶上一年赚的钱。后来发现那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自己认可自己,碰巧还有别人认可你,钱够用就行了。

他给自己定了很具体的生活标准,有房住有车开,健身房离家近点就行了。赚多少钱,标准也不会改变。他只希望爸妈孩子每天乐乐呵呵,健健康康就行了。他自己,反而没有太多的欲望。


刚毕业的时候,他会想红。但是现在,他把自己比喻成公交车司机,第一天开车很新鲜,开十来年了,习惯了。每天开工收工,上班下班,演戏跟其他任何职业也没什么区别。

不工作的时候,他就是一个普通人。一日三餐,陪儿子去玩玩泥土,陪母亲去看看医生。人在中年,已经不是为自己活的阶段了。但是他常常会抓住生活中那些短暂的幸福瞬间,人生漫长而平淡,他要像穿珠子一样,把闪光的瞬间串联起来,让平凡岁月熠熠生辉。

都说十年磨一剑,第十一年,董博睿依然心无旁骛。他选择像前十年一样,在演员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。道阻且长,但那又怎么样?他又不知道什么是害怕。只要出发,就必到达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