谭维维羡慕流量歌手,传统歌手真的走不出去?杜华主动支招

谭维维因新专辑没人听发表了“羡慕流量歌手”的感慨引发了热议。有人觉得是流量歌手挤占了传统歌手的生存空间。可如果没有流量歌手,谭维维的歌就一定能被听到吗?就算她的歌被听到了,大家就一定会喜欢吗?这恐怕都是未知数。因为谭维维一直坚持做的音乐(指放在专辑里的)相对于大众审美来说只能算小众,谭维维发文时也提到了她的工作人员对她说她的歌不够市场化,年轻人怕是没有耐心去了解,也不会感兴趣。

虽然会有喜欢小众音乐的朋友觉得自己不想被代表,但市场从来就是这么残酷无情。在短视频越来越多地占据了人们娱乐时间的当下,太多人已经失去了安静下来好好听歌、好好看剧的能力,通过短视频听歌看剧都只有十几秒而已。一些大众向的作品尚且如此,小众内容的推广就更加艰难了。

很多小众的东西如果没有出圈,至少粉丝们还可以圈地自萌,作品能够得到有意义的评价。但当他们试图去突破圈层壁垒,却未见得能够得到更多的认可。而且不认可的声音中不乏“故弄玄虚”、“欣赏不来”的评语,这说明他们本就没带着欣赏的态度,这样的差评对于创作者去提升和改进是没什么建设性的。

艺术是相通的,电影也和音乐有类似的情况。很多电影节上评价颇高的艺术片,放到院线上很少有观众愿意去认真品味和欣赏,如果强行输出反而会招致大面积差评。比如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在电影人和文艺片影迷那里是部拿了不少奖的值得去探究的作品,然而当它被放到院线里几乎不挑受众的给大家看,就成了一部低分的“烂片”。这固然给电影宣发时存在的一些问题有关,却也说明了强行输出是无法一步登天地让小众的东西被大众接受。

但事无绝对,相对于电影需要观众买票花一大段时间去看,音乐的传播所需的条件就宽松多了。因为观众需要付出的成本少,所以即便不喜欢也可能只是略过,攻击性会弱很多。广撒网去争取到自己的受众或许不适合电影,但适合音乐。所以对于谭维维这样做小众音乐的歌手来说,她的诉求是无论夸奖还是批评都无所谓,最重要的是先被听到。

被听到当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但至少希望是有的。在《乐队的夏天》之前,乐队是很多人不会去触及的小众,具体到每一支不同风格的乐队就更是独木难成林的小众。《乐队的夏天》把一群小众聚集在一起,虽然不敢说能让乐队成为大众,至少合在一起的声量确实做到了让更多的观众关注到了他们。在此之后,乐队类节目越来越多。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说唱身上,即便到现在它依然谈不上成为了主流,但相比以往更多的人听到了他们。

阿朵做了好几年的新民族音乐赢得的关注都十分有限,她过去觉得上综艺可能没什么用。但后来上了《梦想的声音》后发现确实有效,于是她又接下了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邀约,见缝插针地好好宣传了一把自己的新民族音乐。这当然不足以让小众音乐变成主流,但至少可以帮助她快速地找到可观的受众。

所以谭维维新专辑的宣传虽然艰难,却并非只能坐以待毙。在深夜发文获得关注后,杜华就表示谭维维缺少的是打歌的舞台,于是推荐了打歌节目《宇宙打歌中心》给她。在大众关注度越来越分散的当下,要想找到一步到位式的宣传方式几乎没有可能,但努力争取机会确实会让自己的歌被更多人听到。

做自己还是顺应市场?这是音乐人乃至和艺术相关的所有人都常常在思考的问题。有了作品但宣传上无从下手也是很多艺人会遇到的现实困境。市场需要探索,受众需要找寻,不要因为觉得自己是小众去放弃。或许不是每一位艺人都能有像谭维维这样发文获得关注的好运,但每一个坚持着对艺术纯粹热爱的人都值得被尊重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